你会杀掉一只下金蛋的“鹅”吗?是的,你会【小狗钱钱007】

金先生反对道,“你要花钱,这是对的,因为钱的用处正在于此。但是如果你想变得富有,你同时还要存钱,这笔钱是你绝不会再花的。”

“可是,假如我永远不能花这些钱,那我存它干什么呢?”我诧异地问。

“为了让你能依靠它来生活。”金先生给我解释说,“这样吧,我给你讲一个故事。”

我调整了一下姿势,让自己坐得舒服一点儿。我喜欢听故事。钱钱也从花园里回来了,趴在我们身边,显出一副对我们正在讨论的问题非常感兴趣的样子。

金先生讲道:“从前有一个年轻的农夫,他每天的愿望就是从鹅笼里捡一个鹅蛋当早饭。有一天,他竟然在鹅笼里发现了一只金蛋。当然,一开始他不相信这是真的。他想,也许是有人在捉弄他。为了谨慎起见,他把金蛋拿去让金匠看,可是金匠向他保证说,这只蛋完完全全是纯金铸成的。于是,农夫就卖了这只金蛋,然后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庆祝会。

“第二天清晨,他起了一个大早,赶到鹅笼处一看,那里果真又放着一个金蛋。这样的情况延续了好几天。

“可是这个农夫是一个贪婪的人,他对自己的鹅非常不满意,因为鹅没法向他解释是怎么下出金蛋的,否则也许他自己就可以制造金蛋了。他还气呼呼地想,这只懒惰的鹅每天至少应该下两只金蛋,现在这样的速度太慢了。他的怒火越来越大,最后,他终于怒不可遏地把鹅揪出鹅笼,劈成了两半。从那以后,他再也得不到金蛋了。

“我讲这个故事就是为了告诉你,‘不要杀死你的鹅’。”金先生向后靠了靠,他的眼光中充满了期待。

我很受触动。“这个农夫真笨,”我叫道,“现在他再也得不到金蛋了!”

显然金先生对我的反应很高兴。钱钱轻轻地摇着尾巴。

“你是不会这样做的,对吗?”金先生问道。

“当然不会了,”我肯定地回答,“我可不是傻瓜!”

“那么我要给你讲一讲这则小故事的寓意。”金先生慢悠悠地说,“鹅代表你的钱。如果你存钱,你就会得到利息。利息就相当于金蛋。”

我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懂了。金先生接着说:“大多数人生来并没有‘鹅’。这就是说,他们的钱不足以让他们依靠利息来生活。”

“可是要靠利息生活的话,这个人肯定得有很多很多的钱才行,是这样吗?”我不解地打断了金先生的话。

“你需要的钱其实比你想象的要少得多。”金先生答道,“如果你有2.5万马克,能得到12%的利息的话,那每年就有3000马克。”

“哇!”我兴奋地叫出了声,“那每个月就是250马克。而我根本不需要动用我的2.5万马克。”

“正是如此。”金先生对我的说法表示同意,他接着说,“那么2.5万马克就是你的‘鹅’,而你是不会‘杀’它的。”

我很喜欢这个想法,但我还有一个疑问:“但是,假如我现在开始存钱的话,我到加利福尼亚去的愿望就得搁置很长一段时间了。”

“你必须作出选择!”金先生点点头,“你可以马上拿出你的钱,用在任何一个地方——比如一旦你有了3000马克,你可以马上飞往加利福尼亚——可是那样的话,你也就‘杀死’了你的‘鹅’;你也可以选择将一部分钱存起来,那样过了一段时间之后,仅靠每年的利息,你就可以飞往加利福尼亚了。”

我觉得很有道理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想在明年夏天去加利福尼亚。我当然也希望有这样一只‘鹅’。要是能两全其美就好了。

我叹道:“要在‘鹅’和愿望之间作取舍真难!”

“你根本不用放弃任何一个。两件事可以同时进行。”金先生微笑着说,“比如你挣了10马克,那么你可以分配一下这笔钱,把其中的大部分存入银行,然后把一部分放入你的梦想储蓄罐,剩下的当作零花钱。”

是的,这是一个解决办法。我立即开始考虑该如何以最佳方式分配这笔钱。这件事可不太容易。

“我应该怎么合理地分配呢?”我问金先生。

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说:“这完全要根据你的目标来决定。如果你总是把10%的钱变成‘鹅’,那么你一定会变得富有。

但如果你想有一天真的非常有钱的话,你存的比例可能得再高一些。我的习惯是把我收入的50%变成我的‘鹅’。”

我决定以金先生为榜样,我很喜欢他的生活方式,他看起来总是乐呵呵的——尽管有时候他的伤口肯定很疼。

我坚定地说:“我已经想好该怎么分配我的钱了,我也要把50%的收入变成我的‘鹅’,40%放入我的梦想储蓄罐,剩下的10%用来花。”金先生看着我,眼光中充满了赞许。

我对自己作的决定感到很高兴。

但是有一点我还是不太明白:“既然存10%就能让人变得富有,那么我非常想知道,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的人为钱操心呢?”

“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。”金先生对我解释说,“我们最好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做这件事,这样就很容易将其变成一种理所当然的习惯。你最好能立即着手做这件事。明天就去银行,给自己开一个账户。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会教你如何使用你的账户,然后再给你一张支票,你可以拿它到银行去兑现。但是现在你们俩得回去了,马上就到吃晚饭的时间了。而且我也觉得有点儿累了。”

看起来,金先生真的是在忍受着剧烈的疼痛。我真钦佩他还能保持这么好的心情,耐心地给我讲解这一切。

我问他为什么对自己的疼痛只字不提。

金先生答道:“越是把注意力放在疼痛上,我就越会觉得疼。谈论疼痛就像给植物施肥一样。所以我很多年以前就改掉了抱怨的习惯。”

我诚恳地感谢他给我的建议,然后和他告别。金先生在钱钱的身上拍了拍表示告别。随后司机把我们送回了家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